赤叶。

介绍是什么能吃么在哪里吃怎么吃好吃吗(๑´∀`๑)

【安雷】一起

我我我写文嗯对写了文(つд⊂)
虽然写的渣得一批(つд⊂)
我发了不要打我啊啊(つд⊂)
怂怂的_(:з)∠)_
——————————————————
        浪花隐去了雷狮刚刚在细沙中留下的足迹。
        他知道安迷修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在这片海滩上四处溜达,正好恰巧今夜毫无睡意,恰巧走过这片无人却又喧嚣的海岸。
        雷狮有些懊恼的摸了摸鼻子,不太愿意承认因为想着骑士而不知不觉走到这里的事实。自言自语着期望不会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站了许久,的确没有看到那个人站在海岸上眺望或者闲晃,雷狮无言,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抬起手吮着掌心中的伤口,那是骑士在不久前刚留下的。雷狮停下来看着还没有完全愈合的细痕,神色没有一丝波动,驻足良久后便也只是垂眸苦笑,抬起手遮住了夜幕中的月亮。
        “他怎么会明白。”
        “什么怎么会明白?”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雷狮睁大了双眼,却又很快恢复平静,背对着声音的主人将手放下,垂在身侧。
        扭头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发出一个不屑的单音,像是每一次他用剑锋抵在他鼻尖时那样。
        “骑士先生真是好兴致,大半夜的不好好养精蓄锐跑到这种地方来,是已经准备好再一次面对我的锤子了吗?”
        “在下可不是不讲理的人,平白无故上来就打的难道不是你吗,恶党。”安迷修冷淡的回了话,眼中没有往日的温柔,“而且实不相瞒,我可是每天都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知道。
        雷狮垂眸,嘴唇微微抿起。
        我早就知道了。
        夏天的海风带着一股闷热的气息,压的雷狮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变得慢了下来,沉重的有些喘不过气,却仍旧倔强的大口大口喘息着,不愿停下。如同撑起生命的一根细小的稻草,触碰到任何东西都有可能瞬间崩塌。
        雷狮突然抬起手拽住了安迷修的衣领。
        “你干什……”
        “喂,安迷修。如果你赢了这场比赛,你会许什么愿望?”
        安迷修难受的想要挣开雷狮紧攥着衣领的手,听到他的问题后又停止了动作,静静地看着雷狮。
        碧绿色的双眸映衬出了星空中那些细小而美丽的光亮。雷狮有些怔愣的看着,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走神。他总觉得这双眼中隐藏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柔光,那是只有看着自己的时候才会有的眼神。
        手上的力气松了不少,雷狮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无意义的举动和言语在骑士眼里大概和小孩子想要为自己的问题争取一个答案时的行为一般幼稚。他松开了手,退后两步,用白皙的手腕遮住了自己的略显尴尬的神色。
        “愿望……我没有想过。但我至少能够确定,我的愿望绝不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会像你一样,为了一己私欲而剥夺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至少在现在,我的愿望是守护住我想守护的人,守护住我能守护的人。”安迷修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稍稍向后退了一点,接了雷狮的话,却低头看向了别处。
        随后再一次抬起头,坚定的看着雷狮,“这也是你我所选择的道路不同的根本原因。”
        他站在漆黑的夜里,耳边是潮起潮落时连绵不绝的声音,闭上眼睛便会有一种要被海浪没过的窒息感。他望着对面人暗紫色的眼睛,像是浑浊的潭,深不见底,却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他觉得雷狮生来就具有引人注目的能力,甚至是在雷电触到自己的脸时,他也无法不去看向那人,无法不在意那张扬而得意的笑。
        可安迷修和雷狮不一样。
        他们从头到尾,都是相反的存在,也注定不会有并肩而坐,相视而笑的那一瞬间。
        这颗为了守护而伤痕累累的心,却为了一个不该守护的人而跳动出从前那个满腔热血的少年都不曾拥有的轻快节奏。
        快到让他紧紧攥住自己的衣襟,紧皱起眉咬着牙求它慢下来,慢下来。
        他们是对立的存在,他们没办法走到一起。
        “所以,你明白吗,雷狮。”
        雷狮笑了,眼神却愈发冰冷。
        “我不明白。”
他的睫毛沾上了细小的水珠,不知是某个不经意间落泪时没有藏好的痕迹,还是海风吹过时带起的水汽。他压低了嗓音,像是被锁链缠住而无法动弹的凶兽,一下接一下的发出嘶哑的低吼。
        “你的心只属于你自己,可你却自大的认为你可以保护所有人,所以他们为你带上盔甲,锁上锁链,你还像个傻子一样觉得开心。一己私欲?我不过是拿走了我想要的东西罢了,用的是我的实力,证明的只是我比他们强大,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吗?”
        “自由可是什么都无法替代的东西,你却把它给了那些利用你来苟且偷生的人。就算有一天你死了,他们也不过是找个新的来替他们受罪。”他握紧了拳头,狠狠地瞪着面前这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安迷修,你不过是个替代品!”
        安迷修沉默的看着他,像是暴风雨前异样的平静。而雷狮并不在意,毫不惧怕的盯着那双冰冷的眼睛。
        “骑士的职责不过是守护。”
        “愚蠢至极。”
        “你已经病入膏肓了雷狮。”
        “病入膏肓的是你。”
        安迷修的眼中仿佛盛满了怒火,握紧了剑抵在雷狮的脖子上,他看着这个比他高了几厘米的男人皱紧了好看的眉,牙齿咬的死紧,却像是在掩饰自己情绪一般露出一副戏谑的神情。
        “……怎么了?抽筋了吗安迷修。”雷狮挑衅道。
        “……”安迷修目不转睛的瞪着他,不久后还是放软了目光,收回架在雷狮脖子上的剑。
从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的那一刻起,想要再划开雷狮白皙的皮肤似乎成为了一件难事。
        安迷修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的和这个让他恨透了的人战斗了,似乎还让他成为了自己的软肋。
        他想要抚摸雷狮的脸颊,想要揉乱他的黑发,想要取下他的头巾,绑住他的四肢,将他禁锢于自己的怀中。
        不可以。安迷修重复的告诉自己,那不是他应做的事,那不是身为一个骑士该有的想法。
        不放手两人都痛,放手了会更痛。
        可是要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呢。
        走?还是留?
        他不确定雷狮是否也像自己需要他一样需要自己。
        可他问不出口。
        不管怎样也没办法开口。
        “以后咱们还是互不相见更好吧。”他终于还是转身,持剑离去。
        究竟怎样的结局对他们来说才是好的?
        他不知道。
        “……你想逃吗,被我说中了你的弱点害怕的想跑了?……安迷修!”雷狮诧异的看着骑士离去的背影,骑士留下的言语让他突然感到心慌,挽留的话到了嘴边却像是被炎热的海风扼住了喉咙。他蠕动着嘴唇,犹豫着要不要将那句话说出口。
        他做到了,仅仅是用语言便让这个总是阻碍他的人退让了。
        然后他要走了。
        他似乎不愿再回来了。
        手套被攥出许多皱褶,被风撩起的发丝拂过脸颊,柔顺的头发只带来了细微的痒意。他看着双剑的骑士不愿驻足的坚定背影,仿佛看着黑暗中那最后一点火种,隐隐约约的闪着微光,好像下一秒就会熄灭一般。
        他不想让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以内,却碍着面子死撑着不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殊不知刚刚还踩着坚定的步伐决心离开的安迷修也是如此,犹豫着要不要再慢一些,或许下一秒就能听到自己想要听的话。
        一分钟是一个短暂到微不足道的时间,却也足够离开这片海滩了。而安米修却是硬生生的只走了一半。60秒像是被拉伸的很长很长,让两个人都感到这是一种煎熬。
        最终败下阵来的,还是安迷修。
        他放弃了这点小小的心机,无奈的转身,冲着站在被海水没过了脚腕的雷狮大声喊道:“你可想好了!真的没有话对我说吗!”
        既然都已经这样的想着他,留恋着他,就算说出口了,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他有预感,他能够答应这场无声的战斗,并得到他想要的战利品。
        这倒是让正低着头纠结的雷狮猛的吓了一跳,抬头看到对面安迷修巴掌大的身影,愣了两秒突然反应过来,顿时气的想要拎着锤子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好啊你个安迷修!敢吓唬我!!
        “没有!要走就走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真的没有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安迷修倒是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看得雷狮抡起了锤子。
        “你他妈再不走小心我捶死你个自恋狂!!”
        “什么?!你说谁自恋狂!雷狮你给我站那别动我今天一定要制裁你!”
        安迷修又飞快的跑了回来,抬起剑就要向着雷狮劈去,而就在雷狮也举起锤子准备防御时,他扔下了手中的剑,向前扑去,然后两手迅速把雷狮抱在怀里,将手指插进他的发丝之间。
        “什……!!”
深处的发丝还沾染着雷狮身上的温度,他颈间散发出的淡淡酒香让安迷修快要沉醉在其中了。他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和雷狮接触过,皮肤相贴的每一个细微的触感都让他心动不已。
他真好闻。
        安迷修想着,又用下巴轻蹭着雷狮的后颈,痒的雷狮终于回过了神,赶紧挣扎了起来。
        “安迷修你他妈给老子松手!!”
        “雷狮。”安迷修压低了音量,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我有话对你说。”
        就算是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就算我们注定会成为彼此信念的障碍,就算有一天我们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
        仅仅是这样抱着你,感受着你的温度,看着与我有着同样心情的你执拗的说着违心的话,都让我感到了无比的幸福。
        谢谢你,就算是以这样对立的形式,只要你还在我眼前,我就不会停下前进的步伐,也不会离你而去。
        我将忠诚于我所爱之人,守护我所爱之物。
        “雷狮,我喜欢你。”
        “!!!”
        雷狮停止了无谓的挣扎,怔在安迷修的怀抱里。
        “哈……你刚刚是不是说了……”
        “我喜欢你。”
        “你你你你说什么胡话,信不信我轮爆你的头!”
        “可是我喜欢你。”
        “这么快就放弃了自己给自己的骑士设定了吗?我可是海盗……”
        “但我喜欢的是你。”
        “……”
        雷狮竟是被这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心跳快的让他觉得脑袋晕,只能靠着安迷修的身体,久久没有动静。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中暑了,早知道就不在这么热的晚上出来好了。
        雷狮垂下眼眸,犹豫着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是他第一次有这样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的感觉,这滋味倒是一点也不好受。
        他稍稍张了张嘴,小声嘀咕了几句,用手抓住安迷修背上的衣料,深呼吸着。
        承认吧雷狮,你喜欢他。
        就算他总是喜欢打乱你的计划,阻挠你的行动,你还是喜欢他。
        没办法,反正没法改变了,那么就这样好像也不错。
        海盗头子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就算是再天大的事,只要他想,就没什么能够阻断他选择的去路。
        但如何说出口还是让他没少纠结。
        “……你可不许后悔。”他最后还是闷闷的回答了一句。
        “什么?”
        “我说,”雷狮抬高了音量,却把头埋得更深。
        “我可看不惯老挡我路的家伙,等着这辈子都被我缠着吧!”
        这是雷狮第一次觉得说话是一件羞耻的事情,习惯了杀戮和掠夺的海盗从没有想过这种狗血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台词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
        但这是个承诺。
        如果他要是敢扔下自己一个人走他就死定了。雷狮恶狠狠的想着。
        所以这场残酷的比赛,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离开。
        安迷修笑了,抬起雷狮带着羞愧神情的脸,轻啄了一下。
        “好。”
        那片属于海盗头子的浩瀚星海,骑士悄然而至。
——end
————————————————
刚写完的我:不错不错可以可以。

写完后重新看了一遍的我:这什么玩意儿(-ι_- )

今天发烧没去学校在家看番(你他妈
刚刚看到新买的画本还是没忍住
换个画风试试
我发现我的画风从来就没有稳定过(。
第二张在拍的时候突然就心血来潮
然后
抱着手机在地上开始了今天份的打滚。
他怎么可以这么。。这么。。
我昏厥一会十分钟后叫我。

悄咪咪出来冒个泡哎嘿嘿(´▽`ʃƪ)
这几天摸鱼摸疯了
把鱼搓死了(你走
于是找几张看得过去的来证明我没有进步(呃
第一张凑合看吧不会画手但是还是作死的试了一下(°ー°〃)
第二张斜着看吧就当做雷狮。。踩凳子上好了(*´︶`*)
第三张本来想庆祝一下叶修回归。。事实证明我只能精神上庆祝qwq
最后一张庆祝金木小天使回归。。虽然我还没法找到资源´_>`
好的然后是总结。
总的来说
我这几个月
过得很咸鱼。
好的总结完了。

明明身在北方头一次觉得下雪这么激动
可能是因为雪太大学校放假一天的原因(*´▽`*)
然后我就默默在家啃了一天的安雷粮ฅ(̳•·̫•̳ฅ)

趁着仅存不多的假期赶紧出来撒欢儿
嘿(*σ´∀`)σ
然后就突然想起来
狗年快乐撒(*Ü*)ノ☀

突然想到雷狮的头巾要是在又刮风又下雨的天气会怎么办
第一种可能是拽着双马尾走
第二种可能是把双马尾缠身上走
第三种可能是把双马尾摘下来
第四种可能就是真男人从不打伞
而我比较傻
还喜欢拽低别人的智商y( ˙ᴗ▽. )
所以我画了第五种。
还有至于我为什么傻
看p2就知道了´_>`
一般人能落一个字
可我不一样
我能落两个。

嗯没错这是后续。

好无聊啊
与板子对视了半分钟后
我决定画点什么
这个是我在思考到底该把谁画残时干的(。・`ω´・)
以及。。。后续。。

http://chixiaochiw.lofter.com/post/1eacd985_1248f2af

用生命画一只大猫猫
只有线稿认真画了
然后就开始一遍看文一遍瞎涂
好吧就这样挺好的

别打脸蟹蟹_(°ω°」∠)_

摸出来一只Miku殿
身体比例啥的就算了吧快画完了才发现哪里不对qwq
不管了反正
反正
我画完了(≖_≖ )
嗯我画完了´_>`